磨丁赌场|澳门赌场官网
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產經| 房產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臺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抖音神曲《可能否》為何能火? 木小雅:靈感源于遺憾

2019年03月26日 00:14 來源:中國新聞網 參與互動 

 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3月26日電 題:抖音神曲《可能否》為何能火? 木小雅:靈感源于遺憾

  記者 宋宇晟

  “可能我撞了南墻才會回頭吧

  可能我見了黃河才會死心吧

  可能我偏要一條路走到黑吧

  可能我還沒遇見 那個他吧”

木小雅。受訪者供圖
木小雅。受訪者供圖

  2018年,不少人大概都聽過這樣一首叫《可能否》的歌。但你可能不知道,寫下這首歌的是一個1994年出生的女孩兒。

  和想象中那種酷酷的民謠女孩兒不同,木小雅的經歷中規中矩,就像是大多數90后一樣,按部就班地上學、上班……

  她的生活甚至比不少人來得更安逸。一首《可能否》最終讓她徹底放棄了按部就班的生活,成了一個音樂人。

木小雅。受訪者供圖
木小雅。受訪者供圖

  來自“遺憾”的《可能否》

  “這首歌是去年5月底發在網易云音樂的,大概兩個月后,自己就聽到各種店鋪會放這首歌,那時意識到是真火了。”對于剛剛25歲的木小雅來說,成為音樂人并不是一件預料之內的事情,她此前是一名設計師。

  2016年,木小雅還在一家獨立書店做設計。“做設計的時候,我會看一些資料,有詩集、文學名著之類的。”

  “那天讀到張棗的一首詩叫《鏡中》,里面有句話,我覺得特別美——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,梅花便落滿了南山。”

  用木小雅的話說,這句詩觸發了自己的靈感,想到自己之前做的選擇。“雖然現在想起來覺得都是比較正確的,但難免會有一些遺憾。又想到每個人人生中都有無法忘卻的遺憾,就寫了這首歌。”

  “沒有選擇的那條路,總會好奇它應該是什么模樣。”木小雅的遺憾來自于當初沒能選擇的那條路。

  到書店工作之前,她在南京一所大學學設計。“大四時,我本來想到意大利去留學學設計。當時夢想可簡單了,就是做個特別厲害的設計師。”

  出于給自己“留條后路”的考慮,備考的同時,木小雅也開始在書店實習。

  “我當時還沒畢業,還有一些未了的課程,為準備留學還在學意大利語,挺分身乏術的。每天上午去學意大利語,然后下午跑去做兼職,晚上趕自己的作品。那時,人生達到了最充實的階段。”

  這種充實同樣帶來了糾結。

  “畢業之前,書店問我能不能留下來,意大利的學校也給了初試的offer。我考慮了一個禮拜,最終還是決定留在我自己熟悉的家鄉。”

木小雅。受訪者供圖
木小雅。受訪者供圖

  不糾結“熱度”

  書店的工作朝九晚五,收入比業內的同齡人“稍微還低那么一點點”。這樣簡單到甚至有些安逸的生活,讓木小雅有一種“飽滿的幸福感”。

  選擇在自己家鄉工作,沒有房租的壓力,午飯“是父母做的愛心便當”,不用點外賣,上班都是騎自行車。

  生活上的“心無雜念”再加上靈感,讓她在音樂上的創作逐漸多了起來。

  相比于不少身處異鄉的年輕人來說,木小雅自認是“安于現狀”又“穩中帶甩”的。

  “雖然工資可能稍微低于設計行業的同齡人,但自己也夠花了,還買了很多設備、器材。”

  她自己也說,由于沒什么壓力,所以自己的心態、狀態跟大學時候沒什么區別,時間也頗為充裕。這些“空白時間”剛好是“留給自己呼吸的時間”。

  木小雅告訴記者,自己從小就學過音樂,大學時還創辦了一個音樂社團。“每天晚上大家一起練琴,玩著玩著就發現自己可以用一些和弦、唱一些歌詞在里面,然后嘗試寫歌。”

  就這樣,從只是只言片語,到寫出調侃舍友的第一首歌。

  《可能否》走紅后,音樂便不再只是木小雅的愛好。

  木小雅還記得第一次上臺唱這首歌時的情景。“當時可緊張了。我走到話筒前,說一句話,臺下尖叫一次,然后大家一起大合唱《可能否》。”

  “作為音樂人來說,相當幸福了。”不過,木小雅并不在“熱度”上糾結。

  “很多人有這樣的疑問,《可能否》這么火,你能不能再寫一首這么火的?但我覺得再來一首幾億播放量的歌又怎樣呢?這不是我追求的。”

  她希望能提高作品的音樂性,比如怎樣用音樂更好表達自己的想法,怎樣把這種想法更好地傳達給受眾。

木小雅。受訪者供圖
木小雅。受訪者供圖

  90后已經不年輕了,但還不愿長大啊

  在《可能否》這首歌的諸多評論里,木小雅寫下了這樣一句話——“愿多年以后,你撞過的南墻,都成為坦途;你遇見過的絕望,都成為最美的盛放”。

  但就她自己來說,看過的“南墻”畢竟還少。

  “我自己有時候有一點懷舊情結,可能我比較慢性子,老會懷念以前曾經的某個時代。”

  音樂之外,木小雅其實也有著相當一部分“90后”的心態。她知道,這種懷舊其實和“不想長大”是可以劃等號的。她也并不否認自己的這種“理想”——“雖然要保持一種少年心境還挺難得的,但我一直想保留”。

  她覺得,從校園到書店再到音樂人,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自己的生活狀態以及心態并沒有多大變化。

  而對于保持“少年心性”或者說“不想長大”的狀態,木小雅有她自己的一套理由——“你一定要有一個很充實的土壤,創作土壤要非常有營養,才能擠出一點點精華。有生活、有感受才能創造出好的作品。硬創作的狀態是不好的,一定要保留自己生活的空間。”

  當被問到,如何面對不得已長大之后的生活時,她的第一反應是,“這個問題好殘忍”。

  不過她想了想之后說,“我當然是想不要長大。但有時候,如果生活必須讓你長大,那你就像村上春樹說的那樣,‘你要做一個不動聲色的大人了,不準情緒化,不準偷偷想念,不準回頭看,去過自己另外的生活’”。(完)

【編輯:邢天然】

>文娛新聞精選:
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磨丁赌场 福建31选7第19095期 得意黑龙江麻将最新 赫罗纳与赫塔菲什么关系 广东快乐历史开奖结果 澳客网比分直播 广西快乐双彩结果 金博棋牌app 捕鱼大亨注册 东京fcvs鹿岛鹿角 厦门兴业银行信用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