磨丁赌场|澳门赌场官网
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產經| 房產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臺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流浪漢成網紅大師被網友日夜圍觀 是孤獨還是狂歡

2019年03月22日 14:29 來源:中新社微信公眾號 參與互動 

流浪26年的公務員走紅網絡 “流浪大師”否認炒作:希望有安穩歸宿來源:中國新聞網

  流浪漢成網紅大師,是孤獨還是狂歡?

  近幾天,上海流浪漢沈巍在多個短視頻平臺走紅。因其經常蹲在地鐵里和路燈下看《尚書》《論語》等書籍,且喜愛與人交流,被網友稱為“國學大師”,3月20日,近百名主播微商聚集,許多網紅美女都爭先跟沈巍合影,并且在網絡上迅速傳播。次日,小新來到實地采訪。

  “并不想當網紅”

  自己的視頻突然在網上火了,沈巍說自己“根本沒想到”。

  對于網上,特別是直播平臺主播說跟他有合作,沈巍說他沒有授權任何人,對直播活動也沒興趣。

  “很多人做直播、拍視頻都是為了M-O-N-E-Y,money,但我對那個沒興趣。”

  

  可能是有人送給沈巍的食物 中新社 李秋瑩攝

  沈巍對現在走紅十分淡然,他認為自己這一輩子注定就是平平淡淡的,現在這種熱度可能十天也保不住,十天之后他還是會回到原來的樣子。

  唯一讓他驚訝的是,現在還有人跟著他一起撿垃圾。“其實沒必要跟著我,我不是什么垃圾都撿,我只撿自己覺得有用的。

  “大家認為撿垃圾就是神經病,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,把我的三輪車拉走,把我撿來的東西又丟回垃圾桶。別的不說,但至少‘垃圾分類’我100%能做好。”

  

  沈巍的行李 中新社 王子濤攝

  沈巍走紅后,有些人來要跟著他“接受鍛煉”,還有些人要跟他“攀親”,沈巍覺得這些都沒必要。

  “(熱點)結束之后我能結束我動蕩的生活嗎?還會不會被人趕走?或者說我的‘垃圾分類’行為大家都贊同、理解、寬容嗎?”

  相比成為關注的焦點,沈巍可能更希望自己的“垃圾分類”行為被人理解。

  突然爆火,具體是何種狀態?

  在屋子里為了安全不能出門,屋子門要用鐵鏈鎖上,想采訪的人要先從門外遞記者證再排隊……

 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,小新可能并不會相信,“流浪大師”沈巍已經如此火爆。

  

  附近正有主播在模仿沈巍 中新社 李秋瑩攝

  上海的風雨并不能打消一些人的熱情。

  3月21日下午,高科西路附近一處正在裝修的沿街店鋪前,圍滿了各類直播平臺主播、自媒體以及市民。坐在店內深處的,正是在網上走紅被稱為“流浪大師”的沈巍。

  

  將手機貼在門上的人們 中新社 王子濤攝

  擠過擁擠的人群,解開門口的鐵鏈,小新見到了坐在三塊從大到小壘起來的水泥石板上的流浪漢沈巍。

  越跟身邊人來往少就越跟書親近

  書和垃圾,或許是沈巍生命中最重要的兩件東西。沈巍是上海人,從小就喜歡看書。以前家里條件不好,沒錢買書,沈巍就想到了撿廢品賣錢買書。

  沈巍愛買書,他說以前上海幾乎所有舊書店的營業員都認識他,那時候買的書能裝幾卡車,但如今很多書都沒有了。

  “現在買書一般去地攤上看,看到好的就買。我不會上網,有時候也托人在網上買書,但我一定要事先確認過版本。”

  

  沈巍介紹《水滸傳》的版本、包裝 中新社 王子濤 攝

  沈巍回憶以前去杭州,他下車的第一件事就是問杭州新華書店在哪里,然后直奔書店。

  “看書是我從小養成的習慣,后來求知欲越來越強。越跟身邊人來往少就越跟書親近。”

  沈巍的爆火,也是因為他看的書多,在網上的各類視頻里,沈巍講《左傳》《尚書》,談企業治理,談各地掌故,很多網友稱他是“國學大師”“流浪大師”。

  

  沈巍在身邊的書籍 中新社 張冬俊 攝

  “大家都叫我‘大師’我覺得好笑。就拿京劇來說,京劇名家這么多,能被稱為‘大師’的也就梅蘭芳他們幾個。”

  談及梅蘭芳,沈巍便開始細數他看過的梅蘭芳相關作品,包括《我的電影生活》《舞臺生活四十年:梅蘭芳回憶錄》《東游記》《梅蘭芳文集》等。

  沈巍說,關于梅蘭芳他原本想寫篇文章,大概內容為梅蘭芳應該算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發起人。因為梅蘭芳曾經寫文章表示,戲曲應該通過一定的技術手段記錄下來,這與現在提倡的非遺保護理念不謀而合。

  

  沈巍介紹《水滸傳》的版本、包裝 中新社 王子濤 攝

  沈巍還說,他看書最佩服的是文人的文學素養。比如《馬克思恩格斯全集》中,恩格斯關于巴爾扎特的經典論述,他反反復復看了好幾遍。

  “我們看書僅僅是把知識點挑出來,文人能從知識點挑出里面的內涵,這我們普通人做不到。”

  

  沈巍講述不同書籍的封面設計 中新社 張冬俊 攝

  “我的理念讓我不能安頓下來”

  沈巍從小就養成了撿垃圾的習慣。而他的“撿垃圾”,并不是“什么都撿”。

  “看到地上有橘子皮,我不會撿,因為這是環衛工的事,我撿了是越俎代庖。如果地上有一張紙,我肯定會撿,因為不撿會被丟進垃圾桶,這張紙不該是這種命運。”沈巍說。

  

  沈巍的行李 中新社 李秋瑩攝

  沈巍撿垃圾的習慣,到了徐匯區審計局上班后也沒有改變。

  “從上班第一天開始,我每天下班后都要把審計局大樓每個垃圾桶都翻一遍。”沈巍說,一開始別人都不知道,直到有一天被人知道報告了領導后,自己就一直“休病假”至今。

  據徐匯區審計局方面表示,“沈巍于1986年進入徐匯區審計局工作,1993年起因病休假至今。在其病休期間,我局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及時足額地向其發放了工資。”

  很多人覺得沈巍一直流浪在外是因為沒錢租房子,但沈巍說,26年來單位一直在給他發工資,流浪在外更多是因為他撿垃圾的習慣所致。

  

  沈巍目前住的地方 中新社 王子濤攝

  沈巍說,這些年他一直過著借房子被趕出來流浪一段時間,再借房子再被趕出來再流浪一段時間的日子。

  “我努力在找住的地方,但我的理念讓我不能安頓下來。”

  鐵鏈鎖的是門外的人

  

  裝修房用鐵鏈上鎖 中新社 李秋瑩攝

  見到沈巍的過程其實很順利,遞了記者證進去,在外面等了大概半個小時,我們就進去了,接近一個小時的交談,沈巍眼神清亮、出口成章,和網絡上大家的印象基本相同。

  真正讓小新驚訝的,是圍在外面的人群。

  “我們這樣(把大師鎖在屋內)也是沒辦法,外面的人太瘋狂了,鐵鏈鎖的是外面的人,今天下雨人還少一點,昨天因為是晴天,差點發生踩踏事件。”

  除了我們,裝修房內還有一群自發組織起來,保護沈巍的人們,他們大多是附近的鄰居,和沈巍相識多年,不求名不求利,只是不忍看到沈巍被如此“折騰”。

  “這幾天更是瘋狂,我們有的人連夜里也要在這里幫他看著,你看那個小哥,眼睛熬的通紅……”正說著,敲玻璃的聲音引起了小新的注意,一抬頭,才發現因為自己站的位置影響了屋外的人拍攝沈巍,他們正在“敲玻璃示意”。

  

  貼在門上拍攝的人群 中新社 李秋瑩攝

  在進門采訪前,小新對專程前往的人做了些采訪,沒想到的是,因為采訪,一些主播里鏡頭的主角,變成了我自己。

  “大家快來看,又有媒體來采訪我們大師了!感謝xxx送來的火箭,謝謝!”

  

  直播達人接受采訪 中新社 張冬俊 攝

  大家似乎對我們的到來十分驚喜,短短幾分鐘,外面的人群一大部分涌向了我們,有正在直播的主播,有熱心來為我們“指路”的“路人”,大家對著小新,表現欲非常強烈。

  

  沈巍的仰慕者接受采訪 據說從甘肅趕來 還給沈巍帶了書籍 中新社 張冬俊 攝

  等到小新采訪結束時,門口草地里赫然站著一個“孫悟空”,拿著手機正在做直播,看著手機殼的樣式,和進門前我采訪的那位主播,好像是同一個人……

  

  正在直播的“孫悟空” 中新社 李秋瑩攝

  從有意思到有意義

  相比沈巍本人對于爆火的平靜,門外的人更像是在狂歡,之前有消息爆出,拍攝沈巍的一條短視頻要價500—1000,抖音上隨便一條短視頻瀏覽量就可以破百萬。

  

  21日下午剛剛從蘇州趕來的一位先生中新社 張冬俊 攝

  采訪時大家對自己的來意,有人非常坦誠,“在網上看到大師很火,想過來做直播,蹭個流量”;有人說自己單純崇拜沈巍所以過來的;還有人說自己是給沈巍送書的……

  安徽、蘇州、甘肅……門外的人來自四面八方,手機和充電寶成為了他們此行的必備工具。

  

  沈巍開門出來勸大家離開 中新社 王子濤攝

  針對這樣的現象,上海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顧駿在21號下午接受了小新的采訪。

  談及事情背后的原因,顧俊分析,現在的一部分人們用圍觀取代好奇,發出去就有點擊率,量級到了就能變現,于是有更多人這么做,形成一個惡性循環,無聊的人賺無聊人的錢。

  

  沈巍接受采訪 中新社 王子濤攝

  看到現場情況的視頻,顧俊說道,“大部分短視頻平臺的用戶,多是90后,95后,這批人沒有人文關懷,不懂尊重,沒有同情心,有的就是獵奇,別人的生活方式看過就算了,直播,拍攝分享,有想過流浪大師的感受嗎?”

  在顧俊的看法中,部分媒體也不應該參與到這件事情的跟風炒作,”再說媒體,我們的主流媒體不考慮受眾,無所作為,跟著炒作這件事與圍觀者一樣無聊無良;部分非主流如自媒體沒有底線,無所不為,但接受自媒體的人是敞開心的,入耳入腦入心,導致大量人是沒有底線的。“

  

  群眾遞給沈巍的柑橘 中新社 王子濤攝

  對圍觀的年輕人,顧駿也有話說:“圍觀的年輕人,不思考如何讓他更體面地撿垃圾,健康衛生地生活,而是讓他成為圍觀對象,這太值得深思了。今天年輕人的價值標準混亂,認識事物要從”有意思”轉變到“有意義”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活躍在自媒體上的年輕人都應該思考這個問題。”

  作者:王子濤 李秋瑩

  

【編輯:房家梁】

>社會新聞精選:
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磨丁赌场 欢乐麻将 吉林新时时彩 山东快乐扑克3 钻石谷注册 江苏时时彩计划软件 上海时时彩开奖记录 杭州麻将算牌技巧 快乐赛车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钻石水果盘怎么玩 pk10开奖记录